赤府倾覆

跳楼少女祈祷中

封面取自ID:可念不可说

关键词

随笔°瞎写°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

自我感慨 18年 一事无成 咎由自取。

没有到想去的地方。没有变得更优秀。没有长高(笑)。


幸运的是遇到了一位风趣幽默的思修老师。虽然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个科目一听就是喂心灵鸡汤的课,但是这位马老师的确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不少同学。

(说起来姓马的都是什么怪物吗?高中一位姓马的英语老师也是高考600+ 英语好的一批的天才…。这就是!血脉传承吗!/意义不明的梗)


最近在读《苏菲的世界》以及《月亮与六便士》。

《月亮与六便士》是在看《一本好书》的时候被安利的。(说起来我就不能好好地读完一本再读另一本吗!就像《亮剑》和《香蜜》,现在哪一部都没有补完。不过《一本好书》的安利真的非常好吃!)

《苏菲的世界》是思修老师的安利,当时以为下学期选修他还会开哲学课,特别想选哲学来着。然而出于一些原因(也许之后会补充)思修老师已经不开选修课了,不过鉴于我现在看书的效果,我也庆幸还好自己没选哲学。

哲学家们的晦涩难记的名字,让我发困的大量文字,以及各种不同的观念在我的脑海里撞击到一起来了场烟花大会,短暂的绚丽之后就什么也不剩下了,一片空白。

这可绝对不是把“哲学”当作一门课程来学习该有的状态。


说到《苏菲的世界》,里面的小女孩苏菲在被问到“我是谁”的时候,曾提到过自己的直发。

我也超想吐槽自己的黑长直,因为它总是显得头发很少而且有点成熟,和我的身高实在不搭。

其实自我嫌弃的不仅仅是直发,还有身高、浅色的眼睛、较高的颧骨……等等。

我甚至不敢对着刚买来的化妆镜说“你要变得更可爱”,因为我怕这对镜子来说有点困难。

尽管已经开始逐渐往精致少女的路线靠拢了,但我始终有一个大问题——就是驼背。

之前看一些微博,很多妹子是因为发育被嘲笑所以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我一直都是飞机场,自然不是这个原因被嘲笑。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语文课学习《丑小鸭》。语文老师让前后排分段朗读课文。人嘛,难免说两句有的没的。前排女生把角色安排得明明白白:“我是白天鹅,你是丑小鸭。”

虽然说童言无忌吧,但确实从那之后,我开始低着头走路了。渐渐的,也就越来越严重了。

要我抬起头来走路,吓到别人怎么办?


前一段时间在空间看到了关于八爷的采访。

八爷也喜欢穿大一号的衣服,也喜欢把自己的身体遮住,也会在拍摄的时候努力挺直腰板。

能和这样优秀的人找到这些细小的共同点,就仿佛自己也变得优秀起来了呢!

可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的。短暂的小雀跃之后我还是要面对现实,虽然现在用背背佳有点亡羊补牢,但还是想要再扑腾扑腾,挣扎一下。


平时啊,家里人或者是同学,无论是有没有刻意地谈到“驼背”这个话题,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而玩得尽兴、或者沉迷于某样别的事物的时候突然谈到这个话题,就会更加的不舒服。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刻意地去板,虽然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也实在是不想花费精力在这上面。


说回八爷的采访,我倒一直觉得挺直腰板是正确的,并祈祷着一觉醒来自己的骨头就像自己的头发一样笔直了。可倘若世界上驼背的人数和挺直腰板的人数刚好反过来的话,会不会就是截然相反的情况了呢?大家都争相地弯下身子,低下脑袋,走在路上就算是两个认识的人也有可能看不到彼此而完美错过。这倒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寒暄。

但毕竟现实如此,如今只有祈祷这一个多月的寒假能够让我稍微好一些。


真实感受自己very vegetable啊。

个人对文笔倒没有什么追求,也不执着于用词的精致。只是连剧情也已经想不动了,没有那种让人眼前一亮或者新颖、峰回路转的感觉了。本来看了故事王2想要来个挖坑王企划聚集一些文手画手,现在看来又要鸽了。


最后数一数各种墙头。

毕雯珺、罗云熙、IG、南波儿、官人…

我对萌王一心一意。(理不直,气也壮)


说起来官人有种黑爷的感觉

就是戴上墨镜比不戴看的更清楚这个摘镜必输定律。


希望新的一年多多产出吧(′̥̥̥▵‵̥̥̥ ૂ)


动漫社团十周年的晚会吃了一个奇怪的cp
:D晚安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随笔°瞎写°


我已经太久没有写些什么了,除了那些令我感到头疼的推文。简单随意、粗制滥造的词句被肆意地堆砌在一起,越发让我认识到我一直以来就是以流水账来产粮的。

几次看到校报的征稿,最底端的综测和稿费无一不让我心动,可是那一瞬间迸发出的火花很快就在寒冷的冬天中熄灭了。

星期二,是满课呢。


最近一次回家还是国庆节呢。因为周六的课程与活动,转眼已经一个月没有回家了。从单裤到棉裤,从衬衫到羽绒服,尤其是学校里每一个出入口大门所垂下来的门帘,都在昭示着冬天的到来。

以往下雪的时候不管外面多么的黑,我都会翻出抽屉里的手电筒到外面去“淋雪”。

“就像个没见过雪的南方孩子”,她说。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


第不知多少个星期的星期二(因为那天有一下午的计算机课,所以我记得是星期二),午休的时候梦见自己回到了家。梦中的一切像是蒙了层雾,看不真切。但却敢百分百肯定那是家乡的街道,那是家乡的商店,那是远在家乡的母亲。


我必然已经开始后悔国庆假期没有多在家里待几天了。比起南方的孩子,我家离学校也不是很远,只是因为是个小地方,家那边只是中转站,一天只有那么几趟车。

可是周六下午的讲座与课程总是让我难以抽身。

“又不点名签到,你干什么一定要去呢?”

哎呀,这种事情不就是欺负懦弱的老实人的嘛。


说来选的专业本来课就不少,参与的社团也都是比较清闲的那种。(我不想参加什么活动,我只想考年级第一)也不知道当时怎么选了这么个专业,如今真是哭都来不及。


和室友聊天到两点半左右,七点左右的时候还是起床洗洗涮涮地见到了母亲。倒没有什么母子团聚抱作一团哇哇哭的场面,只是单单地请母亲去食堂吃了面,没要辣。谈了谈最近的生活,没脱团。送她到轻轨站,就回了寝。


从学校的大门到轻轨站要跨过一座大桥,又高台阶又多,上面有积水和薄冰,我并不害怕,母亲害怕。

买完票后偏要看着我跨过高桥到校门口才肯离开。爬到顶层的时候,在近视的我看来母亲已经是一只蚂蚁了。一步一步走完最后一阶台阶,售票处、轻轨站、母亲都被挡得严严实实。我紧着给母亲发了短信说自己到了,为了不显生疏,还配上智能手机搜狗输入法的可爱颜文字。

“我看到了,”

她用那陈旧的nokia笨拙地回复道。


回到寝室的时候刚刚十一点,

你说这么长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怎么可能在几个小时之间讲完呢?


大下周应该就能回家了吧。

我说。

迎新之后应该就没什么活动了…应该的。



不要再让我的心跳加速了

Ballball您不要再降温了

Light°

Light°
读封信 点亮了宇宙°
♢随笔 瞎写

培根市的轻轨总是人流拥挤,而只有优先抢到座位的人才有资格去闲看窗外的风景。

卡布奇诺透过窗户看着围墙上爬满的牵牛花。
这要是葡萄该多好呀。
这个想法莫名地跃上心头。

肉夹馍一个人从自己的小地方来到这里念大学,看着拥挤的交通、破烂不堪的平房,更是因为前面有人频频插队而在火车检票处停滞不前。他想起火车站贴着的“文明城市”,又想起了入站口墙壁上贴着的还是夏天的海报。
啊,终于轮到肉夹馍了。
他怎么会停滞不前呢?他想要到达的目的地绝不是这里。

抹茶经历了人生中最难忘、也是最后一次军训。
这比他高中时候的五天军训要长得多,也短得多。
十二天,一开始每个人都在想着怎么熬过去,每天晚上都累死累活地祈祷着快些结束。可是真到最后汇演的时候,又纷纷哭得稀里哗啦的,满是不舍。
因为呀,这个十二天,所谓的教官们既展露出严厉的一面也展露了温柔的一面。
用专业术语刻画人物的话也许该称作圆形人物吧。
也就是这样一个个完整的、可爱的教官,才叫孩子们付出真心,不舍得的呀。
最后一天的时候,抹茶都快要变成咖啡了。那都是因为流出来的泪水和内心复杂的、难以理清衡量的酸度、醇厚度等。

——

标题(为所欲为):285 3543 9826

标题(为所欲为):285 3543 9826
Cp:普通人贺×桃花妖毛/梨花贱×人类炸/阴阳师呈×式神丘

外面的花儿开了,我推你到外面去看看吧。(秋天的怀念)

这已经不是莫关山第一次看见贺天了。

从三月三到现在,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除了双休日,贺天同学每天课间都拉着不同的小女生到自己和寸头的附近谈情说爱,有时不免还要摘下几朵桃花送给女生。

啊,怪不得寸头是寸头。

虽然也有拔莫关山头发的时候,但毕竟学校里白色的桃花园里,只有莫关山这么一株粉红色的,倘若大片地掉落肯定是要引起人们的注意的。何况这还是校长特意在植物园建设的时候讨过来的,莫关山还算好的了。

即使感觉自己的身边总是莫名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但他也还是可以专心筹备桃花酿的。
而且如果能在六月的聚会得到牡丹仙子的赏识,他就可以带着寸头,到更肥沃的土壤中,沐浴在更适宜的温暖阳光中,茁壮成长,迎娶花仙子,走上妖生巅峰。
对于这桃花酿,莫关山可是力求完美。

也正因为要守着自己的桃花酿,莫关山也不便再去哪凑热闹,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看贺天又带来了什么样的女生,说着怎样的情话,还有寸头的头发-1。

可每年的这几天学生们总是格外得兴奋和放肆。

莫关山知道,高三年级的学生要经历他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次考试——“高考”。他总能听到人们这样说。

漫天飞舞的纸屑,简短直白的告白,还有突然被打碎的桃花酿——

毕竟把莫关山辛苦准备了两个月的酒给毁了,见一也不觉得几乎彻底融入人类社会的自己能够打过莫关山,甚至准备好了折掉几年的修为。

没想到的是展正希的挺身而出。

心血被毁于一旦的莫关山哪有心思用法术去折腾展正希,明明是桃花妖却偏偏要用人类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发泄。结果完全被按在地上打,随手一抓恰好摸到块石头,只想摆脱被人压在身下的莫关山拿起石头就向展正希的头上砸去。

一出血一倒地,就都蒙了。

“展正希!”

用来撑场面的桃花瓣化成的小弟一瞬间消逝,只剩寸头孤零零地站在那。

“交给我来处理吧。”有人在寸头耳边说道。

——tbc
恭喜这位少女想起了自己的lof账号…。

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竹沥半夏(标题是骗人的)

之前写的…自己再读想到了小王子…。
这就是我鸽的原因↓有理有据

这种效果就像是它入侵了你的免疫系统,它本身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但是你会变得对每一个有关上海、南方的字眼都格外敏感。如果你能够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那么你还是快乐的。可是一旦碰上,你还是会难过的。

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地、不被别人发现地想到它,都会流眼泪的。

甚至觉得自己再也写不出快乐的文字。

你不清楚这一轮的选择是离梦想近了一步还是远了一步,你又迷茫了,又回忆起再早一些时候的事,又回忆起更早一些时候的事,就又填些难过了。

没有去到想去的城市,没有见到喜欢的人,也没有什么再值得欢喜的事了。
我由衷地希望高三 在保证健康的前提下好好学习 然后就可以极大程度地有自己的选择 去自己想去的城市 见自己想见的人。

脑洞一篇善良的魔女使穷人家的孩子和富人家的孩子交换灵魂 一般来说一个月后会回忆自己的生活然后双双交换回去 但是结局设定是穷人家的孩子为了不再回到以往的生活而杀掉了魔女
不过一直没有动笔…没想好用怎样的风格写更好。
穷人都是尽量减少出门的呀。

最近关于爱情公寓以及各种吃瓜看戏
其实我列表更多的都是挂人的…分分钟暴躁老哥附体。
之前看了魔道也写过魔道同人(现已退坑)那个昏暗的下午真的一字一句都十分难受 毕竟是曾经喜欢过的
还有各种碰瓷…这都什么小仙女orz下凡之后fong球了吗 一度怀疑是黑。
还有一拜天地这些…万人血书抖音下架。
不过也不喜欢那些张口就nmsl这种…心平气荷
我是不可能没事就去某某下面蹦哒蹦哒黑某某
但也请某某的粉不要再躺在我的列表里…。
爱情公寓那个没看…只能ballball你们不要张口就nmsl多转转ycy这条锦鲤不好吗

Lof粉丝迷之长到了122…昨天还掉到了121…
我萌的所有cp想产的粮都会堆在这里 关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踩到雷点 不过估计都是死粉_(:3」∠)_
点评论和小心心就好…。别关注我…。
只要我爬墙够快 我就会咕咕咕咕咕咕。

最近也有一些妹子点欧出的小心心…100热度…我的欧出终于熬出头了吗…(爆哭)
最近在看超智能足球 又要爬墙了 嚯…。

楚郭/土味情话/骰
搁在平时楚恕之是没空去搭理郭长城这些小游戏心思的,两个人的对话框往往都是郭长城一个人的自说自话。
满屏幕的楚哥。

“老楚啊,我看你迟早得把小郭的热情消磨殆尽。”

自相亲之后的楚恕之对这些小心思就格外看重了,就算最后不知所言都要憋出来个句号发过去。
这天郭长城又给楚恕之发了消息。

:楚哥楚哥 骰否
:否

??????

郭长城把图片发了过去。
双方掷骰子,点数相加所得数字对应惩罚。

骰了。
一个五一个六。

11 用文字形容一件物品并由对方猜测
『正在给我发消息的是』
:楚哥我不是物品啦
:我的贵重物品

好老的梗…老年人楚恕之…。
没有巍澜是因为沈教授就算有手机也不会骰…。

还有一个深夜想的…挺常见的。
萌的是对家这种有点适合蠢萌小锅巴。

七月混更/

直播九宫格 小锅巴真是人美心善嘿嘿嘿(。

这个人爬墙速度嗖嗖嗖 抱歉

神仙们 直播全都是剪辑素材啊!!!!(心动)